寐影

梦里不知身是客

这个世界上有两个我

一个假装开心

一个真心难过

都与他们无关


真的很不好

每次都在发刀的同时开玩笑
简直精分

我在想

如果沈清秋没有赶在洛冰河黑化之前找到他跟他心意相通制止他的堕落


会不会真的被弄死啊??

(那就太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bini))

那大概就是mxtx小说里第一对be的主线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补梗


现代pa


“啊你看他们俩!!”

“啊是江澄”

“诶可惜了,他长那么好看对江澄那么好到头来还要受他冷眼被他压。”

……

“朋友,你听过傲娇受吗。”


二次梗6

码个午休脑到的死傲娇不承认梗

对我打算写刀。


“晚吟,你最近还会做噩梦嘛?”

“没有。”


没时间补描写了,周末搞。

二次梗5

不行趁复习复习到一半遛出来赶紧把这周的脑洞写完

 

脑洞来源“你若染黑,我岂能独白”

但并不是一起沉沦的故事,是单方堕落,另一方捅死他的故事(wtf?)

独染;倾墨(我随便取的随缘看看可能会改)

 

独染是一个非常积极乐观向上的好孩子(wtf?),年少气盛,有着相信自己能保护天下人的信心(参照初期xl);倾墨没想好233

然后他们是挚友(我不写原耽了!!!!!)

一个场景,一天练剑,独染因为有心事(没想好),愣神,再加上他本来也不是练剑的,就被对方封喉(大概是这个意思,就是被剑抵着喉咙)了。

“你剑术愈发熟练了”

“是你不练罢了,你刚走神了”

“没有。”

“你不好好练剑,以后做什么用?”、

“那你呢,你做什么用”

“斩妖除魔,保护我的爱人。”

“呵,只是爱人罢了,肤浅,我可是要保护天下人的。”(见证花式打脸其一)

“那你就好好练,别空说”

 

后来,独染真的打脸了(buni?),单方堕落(?)(可以跟情义有关的打击),一是收到了打击(参照初期xl),而是与倾墨的互相误会

倾墨这时候遇到了另一个人(取名叫什么呢?徜徉?)(白衣翩翩,我忘了要参照谁了),跟他走的很近。

 

单方堕落做的事我就不说了,反正就是那样(参照后期hqg,但比她还残忍罢了)

最后一个场景,他们对打

独染因为在此之前,遇到了一件事。就是被自己抓走的徜徉被自己最信任(也不能算是信任,就是独染客观上走最近的那个人)的部下(取名叫什么呢,woc不取了,随缘了,哦叫随缘好了【wtf?】)放了,然后他就把这个部下抓起来弄死了(我可是一个关注主线副线cp一起be的人呐!),那个部下死前对他说:“你这个人,无情无义。”“好吧你可能连情义都没有过,都不知道是什么”

 

然后独染是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一怒之下真的捅死他了。

 

等到和倾墨对打的时候,他还在想这件事,(我希望倾墨这个时候是戴面具的)

看到倾墨的脸后,这种感情越来越强烈了,私设,他这个时候已经把倾墨忘了(可以说是练一些奇奇怪怪的功法?)。

他就一直在想这件事,什么是情什么是义,这个人是谁

对的,没错,他又走神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就,真的被封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死前他恍惚地说了一句:“你剑法练得真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的我寒假一定要写下这个故事(见证vzz大型打脸现场),这个故事我主要想写的是独染的心理变化(学学xl和jw),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的是挺刀的,我还要回去脑倾墨的人设呢,去学习了。


二次梗,黑暗向(除第五个)

  1. 堕神,染黑,独白
  2. 实验品(23可以合并!!吧)
  3. 精神分裂
  4. 车祸,梦,晨曦
  5. 办公室恋情,单向暗恋,已婚(这是最最正常的了!)


码个梗

不行我实在为我的迟钝感到搞笑

据某天食堂事实改编


vzz小朋友非常感动,因为有三个好朋友等她一起吃饭!

一个坐左边一个坐右边还有一个坐对面!

vzz在感动之余感受到了当c位的快落

于是她兴奋地比划着:“嘿嘿嘿!你们看我这个位置,刚好是个T!我是T!”

她的对桌瞟了她一眼,冷冷地说道(我希望我的同桌看到这个东西不要打死我):“什么T,你就是个P。”

vzz小朋友非常震惊,她最好的朋友竟然无缘无故骂自己,没来得及把饭吞下去就说:“你才是屁,我说我这个位置非常T!”

这时,她左边的同学也说道:“对,但你就是一个P,像我,我就是T。”


哦,vzz好像意识到了些什么(。

片段1(片段作文)

只是练描写(然并卵233)

内容真的很奇怪。大纲之后打。

——————————

一间明亮的审讯室。

面无表情的青年静静地坐在角落的椅子上,头低着,眼睛被几缕头发遮住,左脚上的铐子连着椅子的一腿,手被别在椅背后。

他眼眸低垂,如果不是因为他呼吸有规律的起伏,极有可能被当做一个精致的人形玩偶。“啪嗒”,门开了,在亮白的地上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影子。

静坐的少年看了眼影子,头仍低着。一个人走了进来,尽量把脚步声放到最低。生怕打扰眼前的人。一双紧致的黑皮鞋入了他眼帘,见他迟迟不动,黑皮鞋的主人也不敢打扰他,在他面前站定。

“你好?”男人试探道。

“来审我的吗?”少年反应很快。

“不是。”

“那你们来干嘛?杀了我吗?”他顿了顿,似乎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对了,我好像捅死了你们那个领队?”

男人并没有直接回答少年的问题:“你…记得这是哪吗?”

“你们关我的地方。”少年答的很干脆。

“你叫什么名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叫伊然吗?”

“认错人了,你。”少年仍是低着头。

男人没有再问话了,而是走向前,半跪在少年面前,侧着脸绕过他身体把他手上的绳子松开。然后托住他脚踝,轻轻把袜子脱了,为他涂上了药膏。

“啧。”他下意识发出了点声音。

“弄疼了吗?抱歉,我轻点。”

男人很小心,轻轻地揉着他之前穿高跟鞋扭伤的脚踝,似是把眼前人当做至宝。

少年有点不习惯,抖了下脚,男人反应很快,怕他又伤了,便松了手,少年很轻易的从男人手里挣脱出来。

男人抬起了头,少年这才可以看清他的全貌。他的脸很好看,端端正正干干净净,很难找出一点瑕疵。只是他看人的眼神,热烈得让人不习惯。

男人张口,似要说些什么,可这时,门又开了,一位短发的女军官走了进来。

她见到男人在这里,并没有为此有多少惊讶,在他面前敬了个礼道:“长官,审人。”男人起身道:“请。”随后站到门边,表示自己不再干涉。

女军官坐在少年对面的一把椅子上,从怀里拿出了一只录音笔,打开放在桌上,示意要开始录音了。

“名字?”

“没有。”女军官严肃地看着少年,眼神很犀利,答道:“是没有还是不想说。”

少年抬起了头,几缕刘海的影子打在他脸上,答的也很干脆:“不想说。”他看清了这个女子,和刚刚来的那位男人有几分相像,又看向她的胸牌“贺瑶”。名为贺瑶的女子反应倒也快:“你现在在我们这里,不诚实一点嘛?”

“有什么差吗?反正都要死。”少年看着何瑶,满脸的无所谓,眼里丝毫没有任何感情。

“你们这里,为什么有那么多脑子不正常的人问这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贺瑶突然愣了一下,之前的严肃当然无存,眼睛里溢满了震惊。

如果不是在门边的男人咳了一下,贺瑶可能会一直这么持续下去。

不愧是训练过的军人,贺瑶捋了捋头发,吸了口气以演示自己刚刚的失态。

随后又审了少年几个问题却毫无进展后,起身拿起录音笔走向了门外,向男人说道:“我去上面汇报了。”

男人点了点头,旋即女子走出了门外。

男人并没有直接离去,而是坐在刚刚贺瑶审讯的那把椅子上,自我介绍道:“我叫贺铭,是她的哥哥,xx的军官。”

少年看着他,一语不发。“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不是看在军官的份上。”

“伊然。”少年松了口。

woc

想入最绮

妈的

不行我他妈不能看视频。

但真的好鸡儿刀啊啊啊啊啊!